阅读新闻

狂过陈冠希美胜金城武:没有人永远年轻但总有人依旧少年。

[日期:2021-11-30]

  男孩站在窗边,低头看书,窗帘在身旁被吹起,风又卷起他的额发,等他抬起头,你仿佛看见世间最干净美好的少年。

  而因为这个角色,年仅18岁,只出场十多分钟的柏原崇,跃居“世纪末最美的少年”,多年不变。

  都说美人在骨不在皮,但偏偏柏原崇皮相、骨相俱佳,仿佛上帝亲手雕刻的、代表美颜盛世的标准。

  柏原崇的眉眼大概是所见中最漂亮的,剑眉星目,眼角微微向下,眼睛不动声色中也有一种忧伤与纯净在,不沾染杂质。

  但很明显的,柏原崇不像木村拓哉等老派帅哥,红透数十年,人们印象中的他,还是18岁最盛的模样。

  帅给他带了什么呢?高二那年,阿姨曾偷偷拿他的照片报名了选秀节目,立马进了复赛。

  结果,没有胜负心,甚至没有打扮的柏原崇拿下了冠军,奖品是一辆价值75万的车。

  更想不到的是,这个家境殷实的傻小子根本不在乎,转手就把这辆车卖了,拿到10万???

  但柏原崇是有巨星命的,顶着选秀冠军的光环出道,他光是卖脸,出写真,就足够令无数人倾倒。

  导演岩井俊二一见他,就知道是心中的少年,一开始柏原崇是拒绝的,他认为自己不会演戏,但在导演的连哄带骗下,柏原崇答应了。

  怎样哄?最有名的窗边看书的镜头其实是无意中拍的。导演给了他一本书,然后对他说:“这本书很好看,你去那边看一下。”

  无心插柳,却成就了经典,18岁的柏原崇就是初恋最美好的样子,许多人看着这一幕都会有片刻恍惚。

  其实拍这部戏的时候,是在冬天下雪的小樽,但柏原崇的很多戏份,需要夏天的感觉,他穿着短袖,舌头打结说不出台词,常常一个镜头就要拍半天。

  表演出来的神色都是镇定自若,最是那一抹少年的冷漠,以及看到心上人的浅笑。

  不得不说,柏原崇太有“天才感”了,IQ200的少年,冰冷又毒舌,是最早期“霸道总裁”既视感。

  这种感觉,演过了油腻,演不够普通,柏原崇的分寸感就在又冷又热之间,让人无法讨厌。

  这部剧破了日本电视史上重播记录,堪比我们的《还珠格格》,柏原崇的国民度也扶摇直上。

  一路顺风顺水的柏原崇,虽然满不在乎,只拍喜欢的剧本,认真做好自己,但内心还是隐隐担忧。

  一方面,他想拓宽戏路,另一方面,观众最爱的还是他少年气十足的样子,比如《白线流》。

  很多人觉得这才是柏原崇的颜值巅峰,优等生长谷部优介,会在课堂上侧过头看着你。

  事实上,帅对柏原崇的助力是显而易见的,没有观众会拒绝这样的美少年,但柏原崇不看重。

  他很自知:我并不是一直这么年轻,年纪也会增长。总是演花瓶角色是不行的,作为一个演员是无法生存下来的。

  他开始接触更复杂的角色,在电影《心骇边缘》,他首次挑战了有六重人格的角色。惊悚、纠结等情绪集于一身。

  在最巅峰的世纪末,他和喜欢音乐的弟弟柏原收史组摇滚乐队No where,并担任主唱。

  一个沉着安静的日系少年,居然最爱英式摇滚,这是美少年的叛逆,也是柏原崇带给大家的第一个反差。

  后来却因为美穗拍大尺度写真,两人开始在事业上产生分歧,最终分手,如今美穗嫁给了堺雅人。

  一段初恋无疾而终,柏原崇又遇上了模特畑野浩子,但没想到,浩子曾是娱乐圈黑老大的情妇,两人的交往一下激怒了老大。

  然而,深陷爱情的柏原崇依然坚定爱着她,甚至不顾周遭人的反对,在2004年与她结婚。

  他在工作路上遇到无赖挡道,看到对方影响交通的柏原崇下车劝说,谁知对方无礼挑衅,柏原崇一气之下出手打了他。

  其实挑衅者是大佬有意安排,但这件事立马上了当天头条,柏原崇暂停了所有工作,开记者会道歉。

  这只是开始,很快,他的戏被叫停,工作被全面冷藏,许多人为柏原崇说话,换经纪公司,但依然阻止不了他被封杀。

  更雪上加霜的是,妻子在此时跟他提出了离婚,曾经奋不顾身得来的爱情烟消云散。

  他去台北演出,现场涌进三万名粉丝,有上百人因为过于兴奋激动被送到医院急救。

  每个月从公司领着三万月薪,没人给他安排工作,偶尔演戏,都是边缘角色,大半时间,他是个闲人。

  他本潜力无限,却只交出寥寥数部作品;他甚至可以成为像木村拓哉一样的天王偶像,也因个人选择,不愿妥协,成了人们眼中的“落魄大叔。”

  很多年前,福山雅治描述他看到的柏原崇:明知镜头在拍他也不在意,一副无忧无虑的神情。

  能追求的东西在年轻时就已获得,如今都是可遇不可求,柏原崇当明星的哲学就只有一条:有戏拍就拍,有恋爱就谈。

  说来也神奇,他第一次见到内田,是1995年刚出道时,两人合作拍广告认识,偶有一次因为工作遇到过,此后再也不见。

  直到2010年,因缘之下再度相遇,竟暗生情愫,此后一直是恋人,低调而踏实,少有人看见过他们。

  对于曾经的美名,他看得很淡:美少年这个称呼,已经是20多年前的事了,我现在已经是大叔了哦。

  与少年时一般,他还是喜欢唱歌,吉他不离手,最爱踢足球,打游戏,内田都陪着他。

  他常常好几天不刮胡子,还喜欢吃,最容易在热门的饭馆找到他的身影,一如往昔那个因为一碗拉面入行的男孩。

  年过40,早已褪去婴儿肥,蓄起了胡子,换了发型,梨窝浅笑还在,只是添了皱纹。